新得利娱乐官网 > 鉴宝秘术 > 第三六八八章 现实太残酷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张天元看了两个徒弟一眼,继续回忆自己那充满了斗志的棒槌时代。

    “我当时就是这样天真的怀着期望踏上了北行的列车。

    川州离帝都可不近,而且那个时候列车还没有提速,那坐火车,简直就是一种折磨。

    可我还是弄了个大箱子,放了些乌七八糟的玩意,你们估计猜得到,是些假货。

    唯一的正经货是我花八十块,在市场上买了一堆旧书,从中挑出一套八本的乾隆木刻版《广事类赋》,还少一本。

    既然踏上了送拍的旅程,凭新手好高骛远的心态,当然看不上没名气的小拍卖行。

    帝都的拍卖行我们并不知道几个,只有瀚海和嘉德最如雷贯耳。

    早打听好了,把两家拍卖行的地址记下来了,拿在手里,开头为了先去哪一家犯了难,没想到嘉德就在帝都站对过不远的一栋建筑物中,既然来去方便,当然不走冤枉路去遥远的开在琉璃厂的瀚海拍卖行了。

    乘电梯上到四楼,出楼梯间,迎面便是嘉德拍卖公司。

    看到几个金灿灿的大字,我们笑了。

    是啊,梦想的所在就在眼前,再走几步,我们就要踏上走向暴富的黄金梦的阶梯了,心情还真有点激动。

    兴冲冲的进到公司里面,感觉有些失望。

    嘉德拍卖行的前厅真小,连普通家庭的厨房都赶不上。

    迎门是工作台,工作台后面坐了位年轻漂亮的女工作人员。

    依当时的习惯应该称她前台小姐,可是我有些保守,不好说出口,又怕跟那些地下行当的姐妹们混了,还是称呼女工作人员。

    漂亮才女工作人员态度热情,也够聪明,见我们抬了大箱子,知道是来送拍品的,便微笑着问预约过吗?

    预约?这是啥话?我们没听说过还有这规矩,当然是没预约了。

    开头的惊愕和不安很快过去了,带来的拿得准的宝贝让我们底气十足。

    当然,我们也非常客气的回答,很温和的回答不清楚预约这回事,能不能请漂亮的她帮忙,通融一下。

    我们是外地人,大老远来了,实在不容易,如果就这么回去,太难过了。

    小姐很和善,很理解我们的苦楚,也很愿意帮忙。

    真是吉人自有天相,我也做了一回吉人,遇到了意想不到的好运气,那天正好有鉴定专家在,小姐帮我们联系好鉴定瓷器和杂项的女专家和鉴定古籍的男专家。

    男专家先出来,他是中年人,身量偏瘦,温文尔雅,一看是有真才实学的人。

    他没有专家的傲慢,而是很和气地询问,等我拿出那套《广事类赋》来,按他示意放到小圆桌的灯光底下,他非常当回事,小心的翻看,态度严谨而认真。

    他很快确定了东西不错,可惜缺一本,让我们回去找找,并明确告诉我们此类书的拍卖估价是每本五百元。

    这套书不能上拍,我们倒不在乎,因为此行并没把希望放在它身上。

    大老远来一趟,总要多带点货,它不过是捎带脚的产物,如今能确定是乾隆的版本,又知道了拍卖价格,我们的目的达到了。

    你们两个一定明白了吧,咱们的重头戏在那个商周玉件上。

    男专家走后,马上走出来一位女专家。

    女专家约六十多岁,不胖不瘦的身量,很端庄的走出来,从她微胖的脸上,能窥出鉴定专家的味道。

    她不算亲热,却也没大架子,虽然不和蔼,倒也不高高在上。

    相信玩古的好多朋友都见过她。

    我小心翼翼的取出宝物,恭恭敬敬的递过去。

    专家接在手里,端详了一下,摇了摇头。

    ‘我们不拍这样的东西!’

    人家不拍,那没办法。

    从她的姿态上,估计那东西她是看真的,人家不主动告诉,我就没敢问,我的想象中专家们总是守口如瓶的。

    当然,来之前我有所担心,怕出现不能拍的情况,因为我听说过出土的文物,尤其是商周的珍贵文物,有明文规定,如果不能证明是四九年以前出土的,严禁拍卖。

    嘉德不敢拍!我马上认定了这个想法。

    我的积极性并没被挫伤,而是想当然的认为嘉德靠山不硬,不敢拍我的宝贝,所以决定到瀚海碰碰运气,因为从历届的拍卖记录来看,瀚海比嘉德更有实力。

    出得门来,我仿佛知情人似的,非常肯定对同学说,嘉德是家小拍卖公司,成立的晚,从那间小门面就能知道。

    他们的业绩不如瀚海,胆略自然也差一些。

    于是,我们到了琉璃厂,找到了瀚海拍卖公司。

    琉璃厂不愧中国古玩行发源地,整个街都是古意。

    清一色的古式建筑,好多是老房子,青砖碧瓦,勾檐斗角,甚至街面上的地砖都有年份。

    瀚海拍卖行开在一座古建筑里,一层的门面,古色古香,接待厅比嘉德的大多了。

    我们迈步进去,一位清瘦的老太太那尖利的眼光远远的投过来。

    那态度冷漠,倨傲,对我们一点都不客气。

    从老太太端坐的架势看,她更像专家,我不由的敬佩起来:人家是大公司的专家,就是不一样,对我们这些不速之客当然要端架子了。

    我们表现出由衷的尊敬,战战兢兢的跟她说话,试图讨好她。

    其实,她并不是专家,我完全弄错了,她跟嘉德的漂亮女工作人员干的是一样的差事,眼力最多能达到古玩行的半瓶醋水平。

    店大欺客,历来如此,咱来是干啥的?有求于人家,受点委屈认了。

    所以我哆哆嗦嗦的把宝贝拿出来,一脸谄媚的笑,说出来意。老

    太太抬了抬眼皮,几乎没动身子,离着玉件八丈远,眉头就皱起来,充满了厌恶感。

    我想把东西递过去,她发话拦住了。

    “不拍!”

    “你还没看?”

    “不拍!”她生气了,有点恶言恶语的。

    我没有失望,心里却很生气。

    她离了快八丈远了,看都没看,就说不拍,太不像话了!

    不就是比我进古玩行进的早,对古玩有点眼力吗?

    有啥了不起的?

    气愤归气愤,立马发大财的希望看来实现不了了,还挺让人郁闷。

    可是,两次被拒绝却让我有了疑虑,玉件到底是真假?到底是不是漏呢?我拿不准。”
(请您记住我们网址:www.highonsex.net,任何搜索引擎搜索(ltoooo)即可快速进入本站!手机站网址: m.ltoooo.com 随时随地开心阅读。 感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