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得利娱乐官网 > 盖棺定论 > 68.消失的彼岸花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临江公馆的这间屋子,是唐渊当年和赵水月的婚房,也是远远在时一家三口的爱巢。后来远远出事,赵水月和唐渊离婚,唐渊便几乎没有在这里住过。这里有唐渊太多伤痛的回忆。每一个角落,每一个物件,每一张照片,都能唤起唐渊无尽的悲痛。

    唐渊紧紧地将赵水月抱住,离得近了,感受到赵水月身上的气息,觉得赵水月以前不和他太接近的决定是明智的。唐渊经历的事情太多,有很多事他都会选择性遗忘,或者生物性遗忘,但一辈子难以遗忘的,就是赵水月的气息。

    他是个相信爱情的人,而赵水月,就是他曾经的爱情。

    他腾出一只手,拨通了一个号码,质问道:“贝薇薇,你监视我?”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会,然后传来贝薇薇的声音:“唐队,我只是不想让你一个人面对。”

    唐渊厉声道:“这不是理由!你不该这样做!我和你一起办案,你怎么能对我做这样的事!”

    “我不能让你陷入危险的境地。”

    “现在你们的狙击枪已经瞄准了我的后脑勺吧?我现在的处境够危险了吗?”

    “你快松开她,赵水月很危险!”

    “你窃听我?”

    贝薇薇沉默。

    “贝薇薇,你窃听我?”

    赵水月忽然觉得唐渊的声音异常寒冷,比窗外的冷风还要冷。

    “唐队,我……没办法。”

    唐渊冷笑道:“厉害,越来越干练了。”

    唐渊将嘴凑到赵水月耳边,轻声道:“把刀拿出来,躲在我身后,挟持我。”

    赵水月明白了唐渊的意思,立马打掉他的电话,将他翻过身,用刀比在他的脖子上。

    已经落在地上的电话里传来了贝薇薇的怒吼声:“赵水月,你不要乱来!”

    客厅里的落地灯还在亮着,仿制留声机里的旋律还在房间里飘荡,赵水月将自己隐藏在唐渊身后,打开门走进电梯。

    唐渊还没有确定贝薇薇的窃听设备是安装在他身上还是房子里,依然用很轻的声音说道:“你和我的车都不能用。去车库,开我以前的那张车。”

    赵水月轻轻“嗯”了一声,等电梯到了后,他挟持着唐渊走了出去。

    小区里已聚集了警察,唐渊判断着狙击手的方位,用自己的身体作为赵水月的移动掩体,冲着人群前方的贝薇薇喊道:“不要开枪!”

    贝薇薇重重的叹息,明知道唐渊是在演戏但也无能为力,气的跺脚,伸出手压了压,示意身后的同事们都放下枪。

    赵水月上了车,深深的看了唐渊一眼,说了声“保重”,然后一脚踹在唐渊腿上,开车扬长而去。

    唐渊作势倒在地上,双手捂住腿。

    贝薇薇连忙跑过去,语气僵硬的询问道:“唐队,你受伤没有?”

    唐渊向贝薇薇摆摆手,这时他听见顾青正在联络安排追击赵水月的车,连忙用坚定的语气说道:“薇薇,不要抓她!”

    贝薇薇执拗的别过脸,说道:“我知道你们感情深厚,可她是罪犯。”

    “我是那种是非不分的人吗?”唐渊厉声道:“要想抓住胡璇,就必须让她走!”

    贝薇薇眉头紧锁,突然想明白了什么,站起来大声道:“顾青,让他们别追了,都回警局!”

    贝薇薇将唐渊扶上了她的警车,唐渊点燃一支烟,还是大口的喘息。

    “唐队,我知道你很难受。抱歉。”

    “你成熟了。”唐渊叹道:“而且很敏锐。为什么会想到监视我的?”

    “也不算是监视,就我跟着你而已。我发现赵水月也进了这里,才临时调他们过来的。”贝薇薇打开车子里的抽屉,从里面拿出一本书递给唐渊。

    《单恋》。

    贝薇薇说道:“苏曼告诉我,你一口气将这本书看完。在形势紧张的这几天,你居然还有心情去看,我觉得奇怪,也买了一本。”

    “所以你就猜到了?”

    “我没你想得多。但我想起了胡璇在警局前对我们说的话,于是怀疑岳随是不是和变性有关。”

    “可是光凭这点,你不能就猜到岳随就是赵水月吧?”

    “我是不能,但我知道你猜到的东西肯定比我多。”

    “所以你就决定跟踪我?”

    “是的。”

    唐渊吸了口烟,落寞的眼神中掠过一丝笑意,说道:“薇薇,不得不说,你越来越像个警长了。”

    “职业的责任和感情必须分开,这是你教我的。”

    “不,我从没和你说过这句话。”

    “你是没说过。”贝薇薇朝唐渊望去,脸上带着自责与坚定的双重表情,鼓足勇气说道:“但却是我从你身上学会的。当初如果你能分得开,也许远远就不会有事了。”

    唐渊一愣,却没有发怒,只是闭上了眼睛。

    贝薇薇叹道:“所以有的时候,身份最亲近或者最信任的人,也会因为某些事而隐瞒你。”

    唐渊忽然说道:“若有一天,我也走上了水月这条路……”

    “你不会。”贝薇薇打断他,说道:“你有你的原则,不然你今天就不会和赵水月说出那些话了。”

    “就算你会。”贝薇薇又说道:“唐队,你知道我是为了什么而当警察。如果有一天你也变成了罪恶的人,我会亲手抓住你。”

    唐渊吸着烟,抬头往夜空中望了一眼,明月高悬。

    他想起了身边的女人在某个月色皎洁的夜晚说过的一句话。

    “良知和罪恶之间有一条路,是公道!”

    他知道,公道二字是贝薇薇的信仰。哪怕他和贝薇薇的关系再进一步,只要他越过了贝薇薇的底线,贝薇薇也会将他绳之于法。

    想到这里,唐渊对贝薇薇根本就提不起一点气来,他感叹道:“你是个合格的警察。”

    贝薇薇调转方向盘,离开了警队队伍。

    唐渊疑问道:“你去哪?”

    贝薇薇说道:“既然已经不抓人了,那我也用不着加班了。”

    车窗外灯火阑珊,一道道五颜六色的流光在黑色的马路上穿梭。

    唐渊想,此时的赵水月应该已经消失在夜色中了吧?外面冷风在吹,她那朵彼岸花,不知是否有归处。

    “唐队,我自己你现在心里难受,我去陪你喝点。”

    “你可是从来都不喝酒的。”

    “今晚,我想喝。”

    贝薇薇抬起下巴望着前方,嫣然一笑。
(请您记住我们网址:www.highonsex.net,任何搜索引擎搜索(ltoooo)即可快速进入本站!手机站网址: m.ltoooo.com 随时随地开心阅读。 感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