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得利娱乐官网 > 天下第一掌柜 > 第172章 小夜的实力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李念云的声嘶力竭的咆哮响彻雪原。充满了豪迈亦充满了悲情,同时也带着一丝满足。不久前刀鬼赶来的时候,他还在庆幸自己不会与赫雷都布一战。但这一刻,他为了保护帝国将领,主动承受了赫雷都布最强的一刀。

    这一刀赫雷都布无法再施展第二次,的的确确是他的奥义。

    赫雷都布看着天空中由刀势化作的赤色闪电,他没有试着去感应李念云的气息,可李念云该是已经死了。虽然这个年轻人让赫雷都布感觉除非砍下他的头颅或者击碎他的心脏,否则根本无法杀死,但天下没有真正的不死不灭。当过于强大的摧毁在破坏速度上超过了再生的速度后,一旦逾过了死亡的界限,便一切都将结束。

    欧阳洗和黄升还有云慈谷所有女弟子们此刻都挂着悲愤的神情。没有人相信谁能在正面承受这一刀之后,还能活下来。

    当赤色的闪电渐渐消失后,一道身影从高空之中跌落。砸起一团碎雪。天地仿佛骤然间安静。

    李念云的身躯落在了雪原之上,他的身边都是密密麻麻的尸体,他浑身是血,衣衫破碎,也仿佛是一具尸体。

    耳朵贴在冰冷的雪地上时,他才终于听到这片土地上的哀鸣,鼻息里全是血液腥气,脑海里还依旧回荡着雷鸣,却又很清晰的能听到某种难以言明的哀鸣。

    他周边是无数的尸体,有铁黎人的,有帝国人的,他如同他们中的一员,但终究他不是。

    李念云自然没有死。很多人都以为他该是死了。可终究,他证明了自己,正面的承受住了一个极意强者最强悍的一刀。

    但他的心思却已经不再在战场上。他记得自己前一刻,感受着死亡拂面的恐惧,却嚣张的想着,一定要在活下来的时候,继续叫嚣着老子永远不死。该是多么快意的事情?

    他曾在秦淮桥见到丁七两从秦淮河里爬出来,那一刻他有着莫名的感动。

    如今,自己该是与当时的丁七两一样。他从来不是一个低调的人,做事要多风骚就多风骚。可这一刻,他活下来了,战场之上明明还有喊杀声,脑海之中明明还回荡着雷鸣声,他却感觉很安静,整个人也连带着,静谧下来了。

    流云诀在一点一点恢复他的生机。但也将是最后一次了。没有人知道李念云在万雷钧天刀法中经历着怎么的痛苦,强悍霸道的刀势无时无刻不在试图将李念云四分五裂,但最终敌不过他自愈的速度。恐怖的再生之力让李念云做到了一个叶之境强者绝对无法做到的事情。

    但当他的耳朵贴着雪原的大地,听着那若隐若现的悲鸣的时候,他仿佛将一切都忘记了。

    他不知道那股悲鸣来自何方,他想动,却发现身体虽然在愈合,但是不同于前一刻承受斩击时候的急速愈合,现在的恢复速度无比的缓慢。

    动不了。李念云只好保持着这个姿势,眼睛所看到的,是一具尸体,那是一具铁黎士兵的尸体,皮肤已经开始呈现冻裂,神情依稀能辨认出是愤怒。

    也不全是愤怒,李念云仔仔细细的看着这具尸体,有些魔怔。

    当你贴着地面,以一具尸体的视角看一具尸体的时候,你会发现很多别人不知道的细节。这么说或许有些恐怖,那一刻,你会感到尸体的情绪。他已经死了,但依然会有某种情绪传达过来。

    不是愤怒,或者不全是愤怒。李念云这么想着,他仿佛一具尸体,然后在感受着另一具尸体的情绪。他是九大派的掌门,但此刻,他落在战场的某处,没有人来为他收尸。

    战争还没有结束,而战场之上,所有死去的人,都已经没有了身份。江湖的武者,门派的精英,帝国的精锐,刀盾营的统领,或者九大派的掌门,铁黎大将,都一样,他们带着不甘死去,死后皆是尸体,他们当然还留有一些其他的东西在这个世界上,比如生者的执念,但那跟他们都不再有关系。

    因为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而战争,就是制造死亡的舞台。这个舞台上,英雄与恶魔,士兵与大将,僧侣与国王,在死后都并无区别。

    这场战争持续多久了?

    李念云忽然开始想这个问题,这不是他会去想的问题,但他无法不想,他在恐惧,他想从死人堆里爬起来,可是他办不到,至少现在还办不到。他试着想些什么别的,打发时间,而在满是尸体的雪原某处,他无法让自己的思绪避开这场战争,避开这些尸体。

    他的耳朵贴着大地,终于他听清楚了那悲鸣是什么。

    是不断地有人倒在雪地上的声音。

    是不断地有人死去的声音。

    难怪那个家伙,总说活着,就会遇到好的事情。是因为很早就知道了死亡有多可怕吧?

    李念云忽然想到了宸回。

    他是九大派掌门,他自诩为江湖上少数的成功者。他的一生过得都很惬意。这种惬意自然不会因为他经历了这场战争而消失。但他终究是经历了一次死亡。

    生死之间的大恐惧会让很多人发生变化,有的人窥见机缘得以破境,有的人迷途知返开始悔过,还有的人向死而生涅槃奋起。

    李念云并没有觉得自己哪里变了。他只是忽然生出一种念头,这个念头一直都有过。只是这一刻前所未有的强烈。

    强烈到他很想歇斯底里的喊出来。

    让这场战争结束吧。

    ……

    战争没有结束。

    赫雷都布喘息了片刻,耗费了强大的内劲施展了最强的一刀,加之方才承受了刀鬼的斩击,他也已经不再是最强的状态,这一刻的赫雷都布,也感到了疲乏。

    但他眉眼之中的杀伐之色并未消解,他握刀的手依旧有力。

    胜利还没有到来,他不允许自己在这一刻歇息懈怠。

    比李念云更加为死亡感到痛苦的,是这场战争的发起者,这位铁黎人的王。

    人生会有很多选择。有些选择的答案看起来无比的简单。

    部分将士的性命,和整个铁黎所有人的命运未来,孰轻孰重?这问题的答案自然是一目了然的,但真正的去实施去付诸的时候,但凡不是麻木不仁的暴君,都会为士兵们的牺牲动容。

    也许唯一值得欣慰的是,总算走到了这里,他遥遥望去,能看到宏伟的霜川城门,不再是以一个敌国旅者的目光,而是以这座城市主人的目光。

    他自然知道只要自己一回首,便能看见血流成河尸横遍野。但总算自己没有让他们白白牺牲。

    赫雷都布扬起斩马刀,目光盯着不远处的欧阳洗。

    如今欧阳洗身前,再无可以替他承受极意强者斩击之人,作为帝国的最后的主帅,此刻他与赫雷都布不过百余丈,欧阳洗本该留在部队的后方,但数千帝国士兵对战将近两万的铁黎部队,根本毫无胜算,而他也自知难逃一死。他挥剑杀上前线,不过也就是为了鼓舞士气。

    如今那一刻终于就将到来。欧阳洗知道自己就将毙命于赫雷都布的刀下。他很不甘,但同样的,他也做到了自己能做到的一切。人事已尽,奈何天命。他最感到遗憾的,自然还是将士,他没能给底下的将士们带来胜利。项武曾经说过,唯一能慰藉死去的同袍的,便是战争的胜利。可他没有办到。

    风雪忽然变得有些急。

    就在这场战争宣告胜负的一刹那间,强大的元气聚集在裂龙刀上的时候,赫雷都布的神情忽然变了,他的刀终未挥出,他定定的看着欧阳洗,神情之中莫名的多了一丝惊恐。

    欧阳洗不知道这代表着什么,他同样望着赫雷都布,然后他才发现,赫雷都布看着的,是自己这个方向,但并不是自己。

    这位帝国的智将仅从赫雷都布的神色里便猜到了某种可能性,那一刻他的心脏开始疯狂的跳动起来。他缓缓转过身,终于也带着一脸不可思议,与一脸惊喜。

    “将……将军!”欧阳洗万万没想到,在此绝境之时,龙将项武赫然出现!

    而赫雷都布也没想到,已经走到这里了,就将迎来胜利的一刻,他最不想见到亦最害怕见到的对手忽然出现。

    龙将项武竟然还活着!

    赫雷都布退了三步,这一场战斗至今,面对刀鬼的致命斩击,他都不曾回头,但在见到项武的时候,他却下意识的退了。

    自然不是因为畏惧,而是因为他不敢相信。

    欧阳洗的大脑转的很快,他自然好奇这些天主帅到底去了哪里,但眼下更该设想好如今的局面,优劣对比。

    项武向欧阳洗微微点头,没有任何话语,径直的走向了赫雷都布。

    铁黎士兵们自然无法拦住这位帝国最强将领,而帝国方,欧阳洗很快的将龙将参战的消息传开。

    就将被全灭的帝国军队如今只剩下不到六千人,欧阳洗亲自上阵的悲壮让他们感受到了鼓舞,但这样的鼓舞很快就被铁黎人强大的实力给驱散了。绝对的作战实力差距让帝国士兵很快的意识到了面临的局面。

    可这一次,所有帝国士兵再次振奋起来。

    龙将项武四个字对他们来说,意义实在重大,没有项武的帝国军队根本不配与铁黎人一战,但项武坐阵的帝国军队,面对铁黎从来都是胜多负少。

    如果所有人都认为这个世间还存在着谁能以一己之力改变如今的局面,那个人必然就是项武。

    这是帝国人的想法,也是赫雷都布的想法,他与项武可谓一时瑜亮,最为了解你的人,永远是你最强大的对手。赫雷都布很了解项武,所以他才知道这个时刻项武居然出现了,这意味着什么。

    也许高远的天空之上,真的存在着掌控命运的神明?

    赫雷都布在一开始便相信这个世界没有神,可饶是如此一位伟大的君王,这一刻也不禁开始怀疑自己的国家是不是真的为众神所厌恶唾弃?

    但胜利,依旧是倾向于铁黎人,项武已经无法施展出万人敌的实力,而赫雷都布还有两万大军,项武纵然能参战,但伤势绝不可能完全痊愈。

    赫雷都布的刀指向了项武。他不会放弃。

    “赫雷都布,无论这一战结果如何,你都是铁黎人心目中的英雄,亦是我项武一生最敬重之敌。”项武此刻说的话,从未对赫雷都布说过。

    赫雷都布冷笑:“我并不在意所谓英雄狗熊,只要能让我的子民活下去,我可以承受千古骂名!”

    项武沉默片刻,他知道接下来的那句话自己不该说,尤其是作为帝国的主帅。但他也知道,铁黎人做出选择的原因。以及将要付出的代价。

    他说道:“这场战争没有正义的一方,但这些年,帝国对待你们的方式,的确错了。”

    为将者不问善恶对错,乃是项武亲口所言。这么多年来项武也一直贯彻着这个理念。作为对手的赫雷都布自然更加清楚项武是个什么样的人,值得尊敬的将军,可怕的对手。

    所以自这么一个强大的人口中说出这么一番话的时候,赫雷都布也感到了一丝不解,一丝……感激。

    这是两名宿敌之间才能明白的心绪。

    项武与赫雷都布说出这番话,这意味着什么,二人也都非常清楚,他们之中只有一个人会活下来。

    铁黎要攻破霜川的大门,必须踏过龙将的尸体。

    帝国要取得战争的胜利,亦必须踏过王的尸体。

    “我虽然承受了齐麟牙三刀,不久前又耗费了不少的内劲击杀了一名武者,但我依旧能保持十成的战力。而且,我还要两万大军。”赫雷都布说道。

    “我的伤并未恢复,能发挥多少实力我不知道,我的将士们也已经疲乏不堪,但面对你,我会全力以赴。”项武说道。

    “这便好。战场之上既然没有正义,也就自然没有公正。”赫雷都布说道。

    “我这一生纵横沙场,但若是死在你手里,我不会觉得羞愧。”项武说道。

    “我亦如此。”赫雷都布说道。

    二人的对话都带着赴死的意味,天地间的元气又开始强烈的波动起来。

    项武的到来是帝国的转机,但无论项武还是欧阳洗都明白,这场战争,他们败了,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只是此时,战场之上最强的二人都已经无心去理会这件事情了。他们正进行着有可能是二人中其中一人的最后一场对决。谁也不知道会输的人是谁,因为他们的神情都无比的凝重。

    “出刀吧。”

    “出招吧。”

    (过两天应该会爆更吧,当然我是不愿意用两千字为一章然后假装自己每天更新很多更的233 从来只会有一更,但字数应该在一万字以上,北域战争就快收尾了,还需要一个比较壮丽的结局镜头,那个镜头肯定很长,不好写。)

    (本章完)
(请您记住我们网址:www.highonsex.net,任何搜索引擎搜索(ltoooo)即可快速进入本站!手机站网址: m.ltoooo.com 随时随地开心阅读。 感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