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得利娱乐官网 > 大文豪 > 第三百四十五章:欲加之罪何患无辞(2更求月票)

第三百四十五章:欲加之罪何患无辞(2更求月票)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过不多时,便见一人进入了万寿厅。

    此人……竟是个和尚。

    这也并不奇怪,不过陈凯之看到那陈一寿的脸色,分明变得不自然起来。

    这其实也很好理解,让僧人来做国使,对于倡导独尊儒术的大陈来说,实在是一件无法接受的事。

    此人光着头,颌下长须,身披着袈裟,信步到了厅中,顾盼自雄,接着朝陈一寿宣了佛礼:“见过陈公,贫僧奉大凉天子之命,特来贵国,今日有幸先来拜见陈公,实是有幸。”

    陈凯之提笔开始速写,将这和尚的话一一记录。

    陈一寿很快调整过来,起身作揖道:“请,不知贵使高姓大名。”

    和尚淡淡道:“陈公若是不弃,唤贫僧镇海便是。”

    镇海……

    这法号倒是别致。

    陈一寿请这僧人坐下,镇海才道:“此次前来,欲将拜访大陈天子,除此之外,是探望钱盛皇子,不过……”

    说到这里,镇海的面色有些冷下来:“据闻钱盛皇子在洛阳多有浪荡行径,贫僧来时,曾见过金山寺的法海禅师一面……”他很有深意地看了陈一寿一眼,才接着道:“总之,有些事可能需要陈公协助。”

    陈一寿不由皱眉道:“协助什么?”

    镇海道:“需请陈公代为禀奏大陈天子,请大陈朝廷交还钱盛皇子。”

    陈凯之在旁记录着,心里一惊,看来钱盛还是没瞒住。

    其实这可以理解,很多事,只需要调查一下就很清楚了。

    “而且据闻,贵国还有一人,是叫陈凯之的。”镇海道:“竟四处诋毁寺庙,本来他是贵国之人,与我西凉无关,可他勾结我大凉皇子,便万恶难恕了。”

    陈一寿的脸色愈发的不好看起来。

    儒家倡导的乃是敬鬼神而远之,陈凯之说什么,大陈肯定不会治罪的,可问题在于,这镇海打着的,却是勾结大凉皇子的名义,这性质显然就不同了。

    “勾结贵国皇子?”

    “是。我大凉宣教司,已查明了陈凯之与皇子钱盛勾结一起,有谋篡我大凉之心,罪恶种种,罄竹难书,所以贫僧希望能够将此人一并带回大凉。”

    虽这涉及到了自己,但陈凯之一一记录了下来,心里却忍不住冷笑,还真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啊。不过细细想来,自己当初写的那幅字,由这钱盛送回了国中,原是希望这幅提字能够使他的父皇幡然悔悟,可谁料居然惹来这个麻烦呢?

    陈一寿则是脸色一冷:“陈凯之乃我大陈状元及第,为我皇刚刚敕为翰林,何况他还是衍圣公府的学子,贵国当真决心将他索去吗?”

    这意思是,陈凯之的身份,怎么可能让你们大凉说带走就带走,大陈朝廷的脸,还要不要了?

    显然,镇海今日有此举,绝不是贸然而来,似乎早料到会是这个结果,他神色从容道:“他的言行,已惹得天下寺庙怨声四起,莫说是大凉,便是贵国,亦是抱怨颇多,何况大凉和大陈,历来和睦,当年北燕侵犯大陈,我大凉亦是曾出兵协助,莫非陈公已经不顾两国邦交了吗?”

    当年北燕侵犯大陈,西凉也确实派兵助战,不过这并非是西凉人好心,事实上,当时南越、南楚都曾派兵协助,其本质并非是因为邦交,而是害怕北燕侵吞了大陈,而导致北燕一家独大,行那秦始皇一吞七国之事而已。

    可现在镇海提出来,依旧还是颇为杀伤力的。

    陈一寿摇摇头道:“此事,非老夫可以做主,不过老夫奉劝贵使一句,我大陈风气不比大凉,此事,宫中是绝不会同意的,便是老夫,也绝不能容忍。”

    镇海浓眉一挑,道:“难道有人想要谋篡吾国天子之位,大陈也可以包庇吗?”

    谈话到这里,似乎到了僵局。

    还不等陈一寿反驳些什么,镇海便又道:“若是在西凉,有人收容大陈的反贼,放纵他们阴私图谋,大陈会采取什么措施呢?贫僧所代表的,乃是吾国天子与国师之意,若是贵国对此不予协助,只怕于两国邦交有碍。大陈与大凉,历来相安无事,还望陈公深思。”

    这话里的意思,倒是有几许要挟得意味。陈一寿却不理,开玩笑,他可是内阁学士,这么多读书人眼里的陈公,虽说他和陈凯之没有任何的关系,甚至懒得管陈凯之是死是活,可让他作势交出一个衍圣公府的学子,给大凉治罪,还是以亵渎神佛的名义,只怕他也没脸继续在此混下去了。

    镇海看陈一寿久久不说话,便明白了几分,不免有些恼怒,却还是一笑道:“既如此,贫僧知道陈公的心意了。此事,贫僧会另想办法,陈公,告辞。”

    说罢,他直接长身而起。

    此时,陈一寿不禁道:“国书之事,贵使不谈了吗?”

    这镇海笑了笑道:“眼下,还不是谈下去的时机。”

    朝陈一寿行了个礼,宣了一声佛号,镇海便告辞而去。

    等他走了,陈一寿的脸色便完全冷了下来,想了想,又伏案:“下条子。”

    有书吏忙预备了简牍,提笔记录。

    陈凯之在角落,也是飞快地下笔狂书。

    大凉的那个国师,还真是有仇报仇啊,话又说回来,这大凉的使臣,现在非要索要自己不可,朝廷想必是不会同意的吧,可是……这也说不准,毕竟这关系到两国邦交的大事。

    事情似乎比他之前所想象的更要复杂一些了,陈凯之在心里乱七八糟的想着,倒是一点也不后悔自己在金山寺的行为,只是恪尽职守的继续作着记录。

    此时,只听陈一寿慢悠悠地道:“责令关中大都督加强关内的防禁,尤其要提防西北的大凉镇东军,各地的烽火台,都要日夜派人值守,不可懈怠。再令鸿胪寺要极尽善待北燕、南楚、西蜀、南越诸国使节,这一段日子,若是遇到了纷争,要尽量忍让一些,北燕那边……现在与倭人作战,大陈要表现出一些善意,资助一些钱粮。”

    他说罢,便靠在了椅上,似乎是在私咐什么,恼怒道:“那个陈凯之,现在在何处,他是吃饱了撑着没事做吗?”

    这时,陈凯之的笔一顿,脸色古怪起来。

    哎呀,很尴尬啊,这一句要不要记录呢……

    罢了,不记录了!

    他站了起来,对着陈一寿讪讪道:“下官,正是陈凯之。”

    陈一寿倒是给他吓了一跳,在他看来,方才进来的只是几个备询和记录的翰林,哪里知道,刚刚给他制造麻烦的陈凯之,还真在这里。

    只愣了一下,陈一寿便冷起了脸,看了陈凯之一眼:“噢。”

    然后低头,不理会了。

    想来,他也挺尴尬的,本来是在人后骂一句,谁料是当面破口骂,偏偏以他的价值观,其实又发现,这陈凯之也没什么好苛责的,读书人嘲笑和尚的多了去了,大陈对此,都没有因此而责罚的道理。

    陈凯之尴尬地又坐回椅上,陈一寿则继续不吱声地垂头拟着奏疏,陈凯之也乐得清闲,索性在这里发呆。

    好不容易捱到傍晚时分,陈一寿搁了笔,才起身道:“下值吧。”

    陈凯之和梁侍读等人如蒙大赦,便忙起身朝陈一寿行了个礼,预备离开。

    陈一寿这时才又将目光落到陈凯之得身上,轻描淡写地道:“陈翰林,你是如何招惹这些人的?”

    陈凯之尴尬道:“下官提了个字。”

    陈一寿似乎觉得很棘手,这家伙惹来了大麻烦,他总的知道是怎么惹得吧:“嗯?”

    陈凯之只好道:“作事奸邪任尔焚香无益,居心正直见佛不拜何妨。”

    陈一寿呆了呆,这才知道为何人家恼怒了,这简直就是砸人饭碗啊。

    他不禁有些气恼地道:“好好读书,非要诽谤神佛做什么?”

    陈凯之便道:“可是下官没有诽谤神佛啊,下官明明只是诽谤和尚。”

    呃……

    这倒是有道理的,陈凯之的这一句,只是让人别没事拜佛而已,正因为佛正直,所以才保佑正直的人,和此人拜不拜佛没关系,这反而更是鼓励人多做善事,少去寺庙。

    陈一寿其实也只是随口一说罢了,因为此事极有可能给朝廷惹来麻烦,而作为内阁大学士,他自觉的接下来会有许多要操心的事,心里不免有些怨气,所以才会随口呵斥,谁晓得这个小翰林居然还敢顶嘴了。

    陈一寿哑口无言,心里却依旧因为此事而心烦意躁,便不耐烦地挥挥手道:“下值吧。”

    陈凯之作揖告辞,卷了今日的记录出了内阁,回到了待诏房,他还需将今日的记录整理一番,这种重要的文牍,是要进行存档的,将来说不准,宫中或者内阁都需要调用,甚至百年之后,文史馆的史官也需抽调这些,修书立传。

    彻底整理归档之后,陈凯之才出宫去,只见天色已经很昏暗了,可想到那该死的西凉国使,陈凯之心里不禁有些厌烦,这些人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
(请您记住我们网址:www.highonsex.net,任何搜索引擎搜索(ltoooo)即可快速进入本站!手机站网址: m.ltoooo.com 随时随地开心阅读。 感谢您的支持!!)